200907202218379eb.jpg
甲亢人
2009 / 09 / 06 ( Sun )
每日一梦
9月2日,回笼觉,梦见下雨天,在ipod里看张震岳MV。
在家,向窗外望,一帮刚下车的老外迷茫的看着街景;
换另一扇窗望,看见一个不打伞的怀孕的红衣女人。
后来去了昂贵的饭店,奶奶变得很强势。
饭馆里,一女的把脚架在饭桌上的汤盆上,得得瑟瑟的。
我连说:“这儿太次了!……”

9月3日,结婚女的生日。两个梦都很不好。
悲伤恋曲之1999的梦与哈利波特之搞怪的梦。都太长,不提了。

9月4日,又作了一堆梦。
黑暗泳池的战争;偷窥的男演员;旧居;大游行的前奏……

9月5日,生日,一堆关于罐头的梦。这是不对的。

昨晚,悲伤黑暗的南极亚拉之梦,善恶同体,崩溃的梦!
到现在都还没有记录下来。


小学同学聚会后,连续几个晚上都作了与之相关的梦,记忆之梦。
这真不怎么样,现实已经混乱得够受了,回忆里的那些恩怨又来掺乱。

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形啊?

这一年只有罐头和鹤记得我生日,而昔日里那些忘恩负义的混蛋们,
继续戴着愚蠢的面具,过着他们伪善的生活。无所谓。关我屁事。

鹤还没回来,估计她不回来了。


16 : 00 : 28 | 未分类 | 引用(0) | 留言(0) | page top
<< | 主页 | 10年-2>>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huatian.blog126.fc2blog.us/tb.php/24-62c3706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