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02218379eb.jpg
鼻屎少年
2010 / 02 / 07 ( Sun )
每日一梦
昨晚梦见我们苟延残喘在变故之后的世界。对一切希望都带着怀疑,那感觉无法形容。
还梦见关于大学的事,不想再提。校园里的那条路蜿蜒曲折,始终看不见终点。
还有,梦里,又看见你。
总是很理智的你终于开口对我说,我们这样暧昧是不对的,并对我约法三章。
而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你,什么也没说。

DSC02335.jpg
谷物棒栗子皮
DSC02334.jpg
讨厌下雪
DSC02339.jpg
悬赏捉拿这个傻子!太傻了!留着是祸害!
鼻屎少年
鼻屎少年

19 : 13 : 45 | 未分类 | 引用(1) | 留言(1) | page top
什么都不想,闭上眼睛数羊驼
2010 / 02 / 06 ( Sat )
长长的路上我想我们是朋友 如果有期待我想最好是不说
--阿信《纯真》

每日一梦
孙大夫说,什么都别想,闭上眼睛数星星。我说,闭上眼睛数羊驼……
然而数什么也无法阻挡梦的来袭。梦已经像一个老朋友,每晚如约而至。
但昨晚的梦,终因无度的睡眠而被遗忘了。
我只是记得,在你说完之后,你终于走进了我的梦里。

……

现在是21:26,过来补充一句话。

为什么觉得今天过得有点美妙呢?

13 : 49 : 23 | 未分类 | 引用(1) | 留言(1) | page top
2010 / 02 / 05 ( Fri )
每日一梦
昨晚的每一个梦都像光一样清晰。
地点很像是书里描写的越南,因为那儿的阳光带着暧昧的雾水。
公车在十字路上行驶,我和女猛兽坐在最后一排。我们是在旅行么?
下车之后,我们来到一个冲印店,木质的深色桌椅,白色遮阳伞,绿色招牌。
这里不像是冲印店,倒像式意大利旧街区的某个小酒馆。
然后女猛兽给我们看照片,k也在。
后来还做了几个梦,每一个梦中间都醒一次,
但随后的梦却都承接着上一个。太强大了。
梦一,北电校园里,夜晚,奇怪的集会。
是毕业party?音乐节?还是化装舞会?不知道,反正很糜烂。
见到了一堆想见的人,发生了一堆迷幻的事。
散场后,我们开始搜罗摆在草地上未收的展鞋,但每一款都只有一只。
梦二,散场后,自己和一群人在夜晚无人的街道上行走,我穿着我的暗红马丁。
梦三,走着走着就走回了寝室。小学一个女生的衣柜里挂满了E·land的衣服。
总是到处送,还说要送我,我说不用了,她说自己没法穿。
那是一件针织上身加纱制公主袖的衣服,送我我也不穿…
接着有人来了,我和另一个小学的女生赶忙将切好的水果藏好…
长长的走廊,拥挤,不时出现的三两成群的怪异学生…
这分明是日本艺术大学的寝室。
梦四发生在奶奶家,初中时,跟头儿关系最密切的人的男友,
坐在爷爷的沙发上,右前方的圆敦上坐着一个长发女孩,他在画她。
他戴眼镜,有个贱名。
他还给我看了他其他的画,全是幻想风格的铅笔稿,那些细腻的铅笔笔触令人过目不忘。
其中还有他要做的动画片……扯太远了。


一个不消停的愚蠢的上午,势必会影响一整天的心情,以至于连blog都写得语无伦次。
算了,这只是无数次中的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无所谓。

现在,对于周遭的任何事,我都很迷惘。
是不是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是不是又开始做一件结局注定失败的事?
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是心中的征服欲在作祟么?

也许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完完全全的一个人。
也许我根本不需要任何人,这样我就不会在处理与他们的关系上总显得那么纠结。




13 : 43 : 10 | 未分类 | 引用(0) | 留言(1) | page top
立·春
2010 / 02 / 04 ( Thu )
常常我 豁出去 拼了命 走过却没留痕迹
--阿信《人生海海》

每日一梦
昨晚2点01合上眼,早晨6点41醒来,眼睛一闭一睁才4个多小时…晕。
但即使这样也挡不住冗长悲伤的梦。
梦里,前路是一片渺茫。醒来后,没有告诉任何人。
谁不是隐忍着自己的苦默默地生活呢?这没什么大不了。

lizixiang.jpg

瓜子。

DSC02317.jpg

松子。

立春非得吃春饼么?不爱吃。

16 : 44 : 50 | 未分类 | 引用(0) | 留言(1) | page top
黎明来临的时候,也许物是人非了
2010 / 02 / 03 ( Wed )
当烟雾随晨光飘散 枕畔的湖已风干
期待已退化成等待 而我告别了突然
--阿信《后青春期的诗》

每日一梦
昨晚做了几个梦?在折腾blog的时候几乎忘光了……
旧居的夜晚,姥姥和姥爷的诡异房间,我在阳台偷偷向外看。
姥爷醒了,看见我在显得很不耐烦。
于是我来到客厅,那儿正有一场陌生人的聚会,八爪鱼男不停的挑逗我。
于是我很生气,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
接着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八爪鱼男,但门外的声音自信而坚定:“是我。”
可你又是谁呢?我打开门,看见从未想过会出现在我梦中的你。
我跟你并不熟悉,可在梦里我们却做了那样的事,但我不喜欢。是的。
接着是雨天的巴士站,
我透过一片灰暗看见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人正兴奋的往巴士上搬行李。
接着在我的房间里,头人表演软骨功。好半天。
肯定还有一些,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辣椒让大脑皮层过度兴奋,作了这堆梦。

124又死了,很好。

昨晚和突如其来的女猛兽吃了个饭,给她带了本陈志勇的《抵岸》。

昨晚接电话时第一次感觉烦躁。也许是因为辣椒,辣到心里了。

等我回来,我们还能混在一起么?

今天的题目是一个陌生人给我的blog留言。

明天可就立春了。

杏红

5月2日工体,也看不见杏红了。总是有那么多遗憾不停来袭。
13 : 58 : 07 | 未分类 | 引用(0) | 留言(1) | page top
| 主页 | 下一页>>